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史上最强赘婿

卷 第514章:全军覆灭!赢广震骇!炎京颤栗!    文 / 沉默的糕点 更新时间: 2019-05-19 17:48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时间回归到二十几天前,怒潮城的地下密室内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沈浪道。

    镜子显得有点羞涩,又稍稍有些自得,因为他又赢了,他的棋艺已经高到了可怕的地步,沈浪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,因为沈浪动用智脑都几乎输了。

    围棋是最考验布局和智力的,也是人类的在智慧上一个重要阵地,就算计算机已经非常强大的时候,电脑还是输给了人类。一直到前几年阿尔法狗的出现,才第一次真正击败了人类的围棋冠军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镜子的棋艺,毫无疑问超过了地球人类的冠军。这也是很正常的,因为他这一生都在下棋,自己和自己下棋。这个镜子几乎是沈浪见过最聪明的人了,尽管他的聪明之表现在非常狭窄的领域上。

    “镜子,你有喜欢的女孩吗?”沈浪问道。

    镜子羞涩地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沈浪道:“为什么啊?因为她们还不够美丽吗?”

    镜子摇头道:“不是,她们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镜子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人,他对女人的外观几乎是漠视的,因为他自己就已经足够俊美无匹了。当然沈浪也很俊美无匹,因为两人一模一样。但是沈浪并不经常找镜子,而镜子……时时刻刻都在照镜子,所以他对美丽的面孔已经免疫了。

    沈浪道:“镜子,你是我见过围棋最强的人,没有之一,你也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,没有之一。那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布局对吗?”

    镜子点了点头道:“提前三步,四步,五步。”

    沈浪道:“对,所谓的布局,就是永远比别人看得更远。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又有一句话,鹬蚌相争渔翁得利。”

    沈浪说的每一句话镜子都懂,因为他博览群书。

    沈浪又道:“还有一句话,当你觉得绝望的时候,其实已经接近胜利。但你觉得大获全胜的时候,可能灭顶之灾就要来临。”

    镜子依旧点头,因为他依旧懂。他几乎没有接触过什么人,但是他看了无数的书,他看书和别人是不一样的,他是一种自我演绎,把整个灵魂和精神都投入于书中的境界。而且代入的不仅仅是主角,也有可能是配角,还有可能是反角。所以一本书他能够阅读很多很多遍,因为一旦他代入不同的角色,就仿佛是在看一本全新的书一般。

    沈浪道:“你很纯洁,你很聪明,你很厉害,你很善良。”

    镜子依旧羞涩地低头。

    沈浪道:“来吧,我们再来玩镜子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镜子抬起头来,接下来这一幕或许堪称是奇迹,因为沈浪不管做出什么表情,镜子都能做出一模一样的,不管是眼神,还是气质,哪怕最最细微的表情都一模一样,完全和照镜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卓别林参加模仿卓别林的比赛中,只得了第三名。

    眼前沈浪在模仿沈浪的比赛中,也只得了第二名。

    当然了,镜子就算和沈浪在一模一样也瞒不过一部分人,比如沈浪的女人们,还有幺幺小宝贝。

    沈浪的女人隔着几米的味道,就能嗅到他身上的人渣味道,还有一些别的味道,她们根本不靠眼睛识别。而幺幺宝贝就仿佛是另外一个境界了,她是依靠精神识别爸爸的。

    而沈宓和沈力,有些时候就会陷入疑惑,有点分不清楚了。这两个孩子不知道镜子的存在,当他出现的时候,沈宓宝贝会稍稍有一点点疑惑。

    沈浪道:“镜子,接下来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能够做到的对吗?”

    镜子道:“对,我能够做到,我能够为你而死。”

    沈浪道:“不,我不要你为我而死,反而你要活着,不管任何时候,任何情况都要活着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镜子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仇妖儿从来都是目中无人的,她只认真看过一个人,那就是女儿幺幺,包括沈浪她都是不认真看的,反正嗅着人渣的味道,任由他爬到身上就是了。

    每次沈浪靠近二十米距离,仇妖儿就能嗅到,甚至她觉得自己体内也有沈浪的味道,这辈子都去不掉了,当然也不想去掉,因为沈浪让她变得更像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世界就只有两个人,一个沈浪,一个幺幺,甚至连自己都不太存在。现在沈浪已经掌握了她的弱点了,不管想要达到什么目的,一直缠着就可以了,缠得她不耐烦了,她就什么事情都愿意做了,包括任何事。

    情感是自我人生的成全,情感也是自我人生的障碍,洒脱无比的仇妖儿再一次被牵绊住了。

    在来定远城之前,沈浪想要和仇妖儿密谈一次,把有些话说清楚,比如关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又比如关于赢广和赢无冥,又比如那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,比如关于这个世界真正的巅峰对决。

    结果仇妖儿一摆手道:“你想要让做什么事情就直说,能做我就做,不能做我……我就皱着眉头做。但你要告诉我什么事情就算了,我什么都不想知道,反正我的眼中只有幺幺,还有你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沈浪本来是想要告诉她什么事情的,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。但听到她的话后,也打消了这个念头,话到嘴里就变成了另外一种非分的请求,结果……仇妖儿果然皱着眉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定远城的天空,依旧在上演毁天灭地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彗星核分解碎裂之后,变成无数的陨石砸入了这个世界,这个速度是非常非常快的。

    有多快?最慢的在11千米每秒钟,大约是三十倍音速。最快达到76千米每秒,大约二百倍音速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真像是世界毁灭,真的就仿佛几十支龙之悔从天而降,划过天际。

    沈浪本来想要唱一首歌的,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星球上,但是他见到这末日一般的奇景时候,也顾不上装逼了,直接大喊一声,跑!再不跑的话,连他的军队都会出现重大伤亡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仇妖儿一把将他夹在臂膀之下,朝着后方狂奔。

    “跑,跑,跑……”

    沈浪麾下几十名特种武士,几百名精锐武士,也飞快狂奔。

    火神教大祭师雪莱原本跪在地上,矜持地祈祷,因为这对于她来说是真正的神迹,火神之眼的降临。不过见到漫天火焰坠落的时候,她也发出了一个命令。

    “跑!”然后她带着几百名火神教精锐武士狂奔,朝着东边狂奔。

    而晋国的太子,抬头仰望着天空,然后整个人如同雷击一般,完全无法动弹,甚至脑子里面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我,我艹!

    这么多龙之悔?是我疯了,还是这个世界疯了?

    沈浪这么牛逼?他,他这是疯了吗?本以为他在吹牛的,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。但是沈浪啊,为了消灭我的几十万大军,用得着发射这么多龙之悔吗?完全是可耻的浪费啊。

    “跑,跑,跑!”然后,这位晋国太子二话不说,直接拔腿狂奔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陨石如同龙之悔一般砸在地面上,天摇地动。几千平方公里的地面上,到处都是惊天的火焰,刹那间太阳变得暗淡无光。强大无比的军队,一个方块一个方块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,这些军队先是惊呆,几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反应。一直等到这些陨石撞击地面的时候,他开始拔腿狂奔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已经跑不掉了,因为周围到处都是滔天的火焰,整个地面都在疯狂地颤抖,迸裂。

    “轰!”仅仅是几百公斤的一颗陨石砸下来,瞬间半径内几百米内的一切都化为乌有,直接汽化了,方圆千米之内的所有东西粉身碎骨,被火焰吞噬成为焦炭。一万大军一个方阵,被直接击中的话,瞬间灰飞烟灭。几万,十几万的大军死去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场大撞击,仅仅只维持了几秒钟就结束了。然后这片区域,彻底成为了地狱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六十几万大军真正被砸死的仅仅只有一部分,那么剩下的部分能够逃生吗?

    不可能的,因为这样惊天的大撞击引发的滔天烈焰,会把整个区域内所有的空气全部耗尽,而且还会产生无数的有毒气体,足够杀死剩下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公元二十三年,昆阳之战爆发,刘秀一万七千人对战王莽新军四十三万,最终王莽新军近乎全军覆灭,只有区区千人逃回洛阳,不久之后王莽的新朝覆灭。而在传说之中,这一战天降陨石雨,王莽新军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所以有了位面之子刘秀召唤流星雨消灭穿越者王莽之戏说。

    如果昆阳之战那场流星雨真的存在,那也远远比不上今日这一场流星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几乎在见到这些流星雨从天际出现的时候,沈浪的军队就开始朝着东边狂奔了,因为提前预知这一切,所以沈浪的准备非常充分,给每一个武士都发放了防毒面具,都发放了呼吸装置。

    但就算如此,稍稍落在后面的火神教武士,还是一个个倒下了。尽管他们距离大撞击的地方很远,但是却躲不过可怕的冲击波,躲不过可怕的烈焰。

    沈浪也穿着上古铠甲,带着防毒面具,而且还有特制的原始版氧气罐,但还是觉得一种死神降临的感觉,整个地面在剧烈摇晃,甚至肉眼可见的崩塌,如同六七级地震一般。

    整个定远城成片成片地坍塌,那些泥土房子仿佛玩具一般,不断粉碎。

    狂奔,狂奔,狂奔!真是见鬼了,知道这一场大撞击会非常可怕,威力会比想象中更大,但没有想到这么大,间隔了几千米都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终于一切结束了,大撞击结束了,大爆炸也结束了。

    但沈浪的军队依旧没有停下,依旧朝着东边狂奔,因为还不够安全。

    楚国的十几万大军提前十几个小时撤离,此时已经在几十里之外了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昨天听到沈浪许下的承诺,说要释放毁灭性大杀器,将西路军六十几万彻底抹去。他们相信沈浪的话,但依旧不太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。

    六十万大军啊,彻底瞬间抹去?这也未免太惊悚了,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所以从昨夜到现在他们都没有睡觉,瞪大眼睛望着西方天边,等待沈浪陛下口中毁天灭地的发生。

    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十几万楚军只觉得毛骨悚然,一阵阵战栗。

    这,这简直就是神迹啊!沈浪陛下这哪里是人啊,分明就是神啊。

    哪怕间隔几十里,都能看到冲天的火焰,能够看到从天而降的毁灭大杀器,竟然如此之多。

    惊天的爆炸后,整个地面都在颤抖,传到几十里之外,所有的房子都在摇晃,地面也在摇晃,人仿佛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十几万楚军顾不得震颤的地面,整整齐齐跪下来,狂喜高呼:“沈浪陛下万岁,大乾帝国万岁万岁万岁。”

    山呼海啸的万岁之后,十几万楚军便观看这末日一般的奇景。

    “沈浪陛下太厉害了,简直是神啊,他其实可以稍稍收一些神通,不要释放那么多的毁灭大杀器的,有点浪费啊。”

    “定远城肯定是没了,沈浪陛下真是毁天灭地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沈浪陛下是东方人皇啊,这样惊天动地才配得上他的身份啊,从今以后谁一旦提到陛下的名字,就要浑身发抖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整整几个时辰后,才稍稍地尘埃落定,所有的火焰熄灭了,空气稍稍回到了这片区域。但依旧如同末日奇景一般,无数尘土笼罩了天空,遮住了太阳,使得这片区域暗无天日,不知道多久才会消散。

    而在这无数尘土之下,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尸体,整整几十万。

    晋国太子率领的六十几万西路军,几乎全军覆灭,逃出来的人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沈浪再一次实验了他的承诺,将侵入大乾王朝境内的所有敌人彻底抹去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大毁灭,远比海上那一次更加震撼绝伦。

    有人亲眼见证这一切,诛天阁的飞雕骑士,他们原本是在定远城的上空巡逻监视沈浪,因为他们在空中,所以也第一时间见到了天上流星雨的出现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场流星雨太怪了,是绿色的火焰,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是流星,都觉得这是龙之悔。

    “龙之悔,龙之悔,这么多龙之悔。”

    “快跑,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这些飞雕骑士头也不会,拼命狂飞,他们要在最短时间逃出去,飞到艳州前线,飞到楚国北境前线,飞到吴国前线,飞到炎京,去告诉所有的人,沈浪再一次上演了大毁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整个东方世界,大炎王朝的几个方向的大军都在等待一个信号,西边定远城战场的信号。

    一旦晋国太子的几十万大军杀入楚国,证明沈浪没有什么战略大杀器,那就是帝国军团的毁灭时刻,天文数字的大军如同海啸一般席卷过吴楚越三国,最短时间灭之。

    楚国北方边境战场,李玄奇和宁岐的联军加起来只有区区不到十万,同样要面对几倍的多国联军。

    东边吴国战场吴王更惨,整个吴国的军队逃得差不多了,全国就剩下十几万斗志薄弱的军队,也要面对大炎帝国几十万强大主力。

    那么大乾王朝的哪一个战场最关键?

    艳州!

    卞逍公爵率领十几大军镇守艳州整个防线,而他要面对的是三支军队,北边梁国大军,东边大炎帝国军队,西边新乾王国大军。

    艳州一万多平方公里都变成了巨大的战场,大炎王朝投入了惊人的军团,其中包括几万超脱势力秘密军团,确保一旦开战,瞬间能够击溃卞逍主力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最佳的突破口,一旦攻破艳州,就可以长驱直入,直接突破吴楚越三国之门。

    中路军统帅是赢无冥,但是他不在艳州战场。那此时艳州战场大炎王朝的统帅是谁?

    兰末!

    没错,就是兰逍、兰风的那个兰!

    兰逍桃李满天下,兰风效忠姜离,至死不渝。那这个兰末是谁,兰逍之弟,兰风之兄,兰氏家族中第一个真正获得大宗师名誉之人。

    他还有一个身份,新乾王国的枢密院副使,曾经大乾帝国的臣子,后来跟着赢广一起叛变,。

    又一个叛徒!

    此时的他,拥有整个艳州战场的最高指挥权,只要他一声令下,几万秘密军团,几十万大军就可以杀入艳州。

    卞逍的那十几万人,在他眼中完全土鸡瓦狗一般。曾经祝红雪用一万血魂军就将卞逍十万主力歼灭,仅仅用了不到几个时辰而已。

    最多半个时辰,他就能破艳州,能够将卞逍斩杀。

    唯一等待的就是西边战场的信号,他绝对不相信沈浪还有什么龙之悔,那个小白脸就喜欢演戏,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大宗师,兰末元帅望着天空,太阳已经西斜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有些不耐烦了,这一场戏已经演得太久了,赶紧结束吧。

    时间应该差不多了,西边战场的消息很快就要传来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从西边的天空出现了一个影子,还有一声鸣叫。

    来了,骑雕者来了,西边战场的消息来了。

    兰末统帅猛地拔出大剑,高呼道:“大军准备!”

    顿时无数的大军,还有几万秘密军团全部拔出武器,准备攻城。

    兰末眯起眼睛,望着艳州边关城墙上的卞逍,心中泛起了淡淡的杀气,半个时辰,最多半个时辰结束战斗。

    只要骑雕者的消息一落地,他就大开杀戒,将艳州内的十几万大军杀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他是大乾王朝的叛徒,如何挽回自己的名誉,非常简单,把大乾王朝的人杀光就可以了,包括两个兄弟兰逍,兰风,没有了敌人,你就是正义的了。

    那个诛天阁的骑雕者俯冲而下,颤抖高呼道:“新乾太子何在,新乾太子何在?”

    兰末道:“这等战事还需要太子殿下出马?我是新乾王国枢密院副使,艳州战场最高统帅兰末,有什么事情和我活,西边战场是不是结束了?”

    诛天阁骑雕者颤抖道:“定远城大战结束,晋国太子六十几万西路军全军覆灭。”

    兰末惊骇,周围所有将领,包括秘密军团的将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整个人几乎都被雷击了一般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那可是六十几万大军啊,还包括几万秘密军团。

    诛天阁骑雕者道:“我看得清清楚楚,大战爆发的时候,沈浪仅仅用几百人防守定远城,对抗晋国太子六十几万大军,我们觉得轻而易举就可以将他们粉身碎骨。结果天边射来了几十支龙之悔,然后我们几十万西路军,彻底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哪怕经过了这么久,这个骑雕者依旧浑身颤抖,整个人仿佛丢了一半魂魄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幕的,真正的毁天灭地,沈浪再一次完成了他的承诺,任何人进入新乾王朝,他都会彻底抹去。”

    诛天阁的骑雕者一边说话,一边朝着天边望去,唯恐这里的天边也出现几十支龙之悔,再一次上演毁天灭地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兰末元帅,你的大军千万不要动,一旦越境,便是灭顶之灾。”诛天阁骑雕者道:“我还要飞去吴国边境,告诉武亲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然后这个骑雕者再一次飞上天空,朝着吴国飞去,甚至都来不及去炎京,唯恐帝国武亲王没有耐心,直接越境攻打吴国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艳州边关城门打开,一个女人冲了出来,她就是卞逍的女儿,卞渺。

    卞渺女将甚至直接冲到了兰末大军的面前,寒声道:“我再一次宣读沈浪陛下诏书,任何人等,不得进入大乾王朝领土半步,否则将遭受毁灭性打击,从这个世界彻底抹去,小白,尿!”

    她骑的这匹白马稍稍有些不好意思,但听到女主人的命令后,还是撒了一泡尿。

    卞渺一边催动战马奔跑,这匹白马的尿在地上划过一道不整齐的线,然后她指着这条线道:“大炎王朝的任何军队,一旦越过这条线,我们就会发动战略袭击,将你们斩尽杀绝,勿谓言之不预。”

    然后,卞渺骑着战马返回到城关之内,而且更嚣张的是,艳州的城关大门在也没有关闭,就这么敞开着,仿佛告诉敌军,你们有胆子的话尽管杀过来。

    是卞渺演技太好吗?不,不是的。是因为她真的相信沈浪还有大杀器,她真的相信一旦敌军越境,就会遭遇毁灭性打击,所以她的表演才没有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的举动对于兰末来说完全是奇耻大辱,对于整个大军都是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真的不敢越境,兰末付不起这个责任,接下来就要等待炎京的旨意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吴国边境线上,两军对垒,战局一触即发,此时已经夕阳西下了。

    但是武亲王坚信,最多半个时辰,就能够攻破吴国边境城关,对方的军队实在是太烂了。

    唯一等待的,就是西边战场的信号了,骑雕者接力传递消息,应该很快就到了吧。

    吴国边境线上的十几万大军,士气彻底低落,比起楚国的士气如虹,吴国真是差远了。

    种尧望着身边的女儿,叹息道:“你不该跟为父来的,让你去怒潮城你又不去。”

    种师师道:“你不要脸,沈浪也不要脸,我却要脸。”

    接着,种师师道:“父亲,白无常说的是不是真的啊?他是不是在吹牛啊?他真的能够将晋国太子的西路军彻底抹去?这个人说话如同放屁的。”

    种尧无奈,他已经说了无数遍,要喊沈浪陛下,不要喊白无常,但是种师师叛逆之极,谁的话也不听的,就算被她母亲把屁股打成两半,她也要嘴硬,任何人都拿她没有法子。

    幸好沈浪陛下宽宏大量,不,幸好沈浪陛下不要脸,听到也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压根不会跟她计较,而且也压根没有要负责任的意思。他也从来没有承认自己是白无常,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君主耍赖皮,种尧作为臣子还能怎么办?更何况他是越国的臣子,他的下一代才直接效忠沈浪。

    那就装糊涂呗,反正种师师也没人敢娶了,马上就要二十八九了,一直独身一人,看你沈浪陛下内疚不内疚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切都是后话,渡过眼前这个难关在说吧。但愿沈浪陛下再一次创造奇迹,不,是神迹。

    否则大炎帝国的武亲王只要一个冲锋,吴国边境线就要垮了,甚至全军覆灭。

    种师师内心其实是充满哀怨的,被人这么嫌弃,她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死在这里吧,之前镇西城之战她没有死,后来天越城决战她没有死,现在就这么死在吴国边境上,再怎么说也是为大乾王朝而死,看沈浪那个无耻的人渣内疚不内疚。

    不要脸,无耻,明明是白无常,明明玷污了我的清白,却敢做不敢认。

    死吧,就死在这里!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天边出现了一只骑雕者。

    种尧和吴王几乎无法呼吸,不知道这个骑雕者会传来什么信号。是沈浪陛下再一次创造神迹,还是毁灭?

    骑雕者直接俯冲而下,来到帝国武亲王面前跪下道:“亲王殿下,定远城大战结束,晋国太子率领的几十万西路军全军覆灭,全军覆灭。”

    “沈浪发射了几十枚龙之悔,将西路军彻底抹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炎京,皇帝依旧在禁地闭关,太子依旧执掌朝政。

    太子宫内,帝国太子和新乾国王赢广,静静地对弈。

    两个人旗鼓相当,针锋相对,杀得难分难解,赢广并没有任何要让棋的意思。

    双方就这么静静地下棋,静静地喝茶,几乎没有发出任何言语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在等消息,等着西路军那边的消息,在消息到来之前,谁也不愿意开口,专注于棋盘之上。

    很快大炎帝国太子仿佛落于下风,直接被围死一片,看上去棋局陷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然而下几秒钟,随着他的几个落子,立刻置于死地而后生,赢广那一个角落的棋子全部完了。

    单纯围棋上,这两个人的棋艺可比沈浪高得多了,每一次要杀死对方的时候,都会出现变化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两个人都停止了落子,手中抓着棋子悬在空中,因为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脚步声有点慌乱,惶恐,或许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帝国太子和赢广同时目光一缩,屏住了呼吸,等待外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启禀太子殿下,诛天阁两个骑雕者来报,定远城大战结束,晋国太子率领的六十几万西路军,还有几万秘密军团,全军覆灭。沈浪发射了几十枚龙之悔,实现了他的承诺,将踏入楚国境内的所有军队彻底抹去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何去何从?包围吴楚越三国的百万大军应该何去何从?请太子殿下示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后,赢广高大的身躯猛地一颤,面孔一阵抽搐,手中的棋子瞬间碎裂。

    而帝国太子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,仿佛失去了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足足好一会儿后,赢广起身道:“太子殿下,天下剧变,吾返回乾国了,告辞!”

    帝国太子仿佛如梦初醒一般,颤抖着站立起身,躬身道:“送王叔!”

    此时,外面的内阁宰相继续问道:“殿下,包围吴楚越三国的百万大军该如何?是退兵,还是继续攻打,请太子示下。”

    帝国太子道:“沈浪……真的发射了几十枚龙之悔?”

    内阁宰相道:“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帝国太子道:“事关重大,孤也不能做主,要去禀报父皇。”

    然后帝国太子离开太子宫,起码朝着皇宫飞奔而去,将这个惊天的消息告诉闭关的皇帝陛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注:下一章剧情非常关键!兄弟们,最后两天双倍月票了,投给我好吗?给您叩首!

    谢谢上刺刀H,王剑,泽/民,消失,牛ai等人的万币打赏。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就爱中文网(www.999a.cn) 手机版:www.999a.cn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